通用对德鲁克的书不屑一顾福特公司奉如圭臬_搜狐汽车_搜狐网

  德鲁克是一个真正淡泊名利的学者。吴晓波在《再也不会有德鲁克了》一文中说:德鲁克一生研究大公司,但他自己的机构却只有一个打字机,一个书桌,也从来没用过一名秘书。他半辈子住在一个小城镇上,似乎是为了抵抗机构和商业对思想的侵扰。

  20051125日美国《商业周刊》刊登吉姆·科林斯回忆德鲁克的文章《学生忠实难忘的教诲》,科林斯在文中记载了德鲁克的一张名片,上面写了这样一段话:“彼得·德鲁克对您的盛情不胜感激,然恕本人对以下诸事不能效力:投稿或作序;稿评或书评;讨论或座谈;加入任何委员会或董事会;填写调查表;接受采访;在电台或电视上抛头露面等。”

  德鲁克写过30多本书籍,被翻译成30多种文字,传播及130多个国家。

  1971年秋天,德鲁克离开了曾经任教20多年的纽约大学商学院研究生院,到洛杉矶的加州克莱尔蒙特研究生院为企业高层管理人员培训班授课。这所大学不仅在当时没有什么影响力,即便是现在的美国商学院排行榜中,其排名也在50名之外。为纪念德鲁克在管理领域的杰出贡献,克莱蒙特大学的管理研究院以他的名字命名。

  2002620日,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宣布彼得·德鲁克成为“总统自由勋章”的获得者,这是一个美国公民所能获得的最高荣誉。颁奖词是:“德鲁克先生大量的著述使我们的国家极大的受益,并且深刻地影响和改变了我们的社会和现代商业世界,美国将举国上下共同庆祝他的卓越成就。”

  在汉堡大学念书期间,对德鲁克影响最大的是两本书:埃德蒙·柏克的《反思法国大革命》,裴迪南·滕尼斯的《社区与社会》。德鲁克说:“滕尼斯给了我一个永恒难忘的启发:人需要社区,也需要社会。个体从社区从获得地位,在社会中发挥功能。”1943年德鲁克研究通用汽车公司时,就想把通用汽车公司变成一个“自治工厂社区”。从乡下来的工人将在这个社区里获得地位,发挥社会功能。通用汽车公司的一位高管告诉德鲁克:“我们关系的是收入和利润,你却把重点放在别的方面。”

  有人称德鲁克的“自治工厂社区”为乌托邦,把《公司的概念》比作柏拉图的《理想国》。

  在德鲁克思想体系中,“企业的社会责任”是一个核心概念,这个概念联系着“社会、企业和个人”三者的相互关系。在德鲁克的思维逻辑中,离开了企业的社会责任,整个社会将无法正常运行。站在社会学的角度提出企业的社会责任,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是斯隆始终想不清楚企业的社会责任从何而来,在斯隆的思维逻辑中,责任与权力应该是对等的,企业的责任是如何把各种生产经营要素有效地组织起来,企业并不对社会拥有权力,也谈不上社会责任。

  美国两大汽车公司采用完全不同的管理模式,这同两家公司不同的发展背景有关。福特公司是由亨利·福特一手创办起来的,通过自我积累不断扩张,形成越来越大的规模,采取的是中央集权的管理模式。而通用汽车公司一开始就是采用联合、兼并的办法,但是在杜兰特时代,内部管理比较混乱,斯隆上来以后采取集权和分权相结合的办法,他强调首席执行官的职责绝不应受到限制,同时为了保证整个公司的合理发展和适度控制,需要将一些职能集中起来行使。斯隆让各个分公司生产差异化的产品,把产品分成不同的档次。

  1923年到1946年,斯隆先是担任通用汽车的总裁,然后是董事会主席,他在任期内开创了多项影响通用汽车演化史的重大管理创新模式,也构成了现在通用汽车发展经营的基石。为了给通用汽车公司制定管理架构,斯隆反复研究美国宪法,深入琢磨了两种政治思想:立宪主义和君主执政。这是两种可以追溯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年代的相互平行而又彼此独立的治理方式,立宪主义认为政治(或组织)的治理必须建立在一个清晰的结构之上,这种结构最重要的是使权力交接井然有序和避免暴政,而君主执政最为关键的是统治者的性格和道德准则。

  德鲁克说,斯隆开创的新管理模式就是以统治者为核心,由职业经理人作为实践者、领袖和表率。实际上是杂王道霸道(参数|图片)而治之。

  斯隆提出的是“集中政策控制下的分散作业”的组织结构(后发展成“事业部制”),使集权与分权得到很好的平衡。

  斯隆对德鲁克的书不屑一顾,但是在写《我在通用汽车的日子》,却经常与德鲁克沟通。德鲁克说,在这本书写作过程中,斯隆一直都征询他的意见,并仔细倾听他的想法,但却从不接纳他的建议。德鲁克曾建议斯隆,既然这本书旨在建立一种职业经理人的职业,为何不起一个主题明确的书名,比如《职业经理人》,然后加上类似“通用汽车40年来的经验教训”的副标题,德鲁克还认为应在每章的结尾加上一段总结经验教训的话来增加指导性,不过斯隆固执的拒绝了,他说:“德鲁克先生,我不是写给笨蛋看的,我是写给有经验的经理人看的,他们无需我指出显而易见的事情。”

  《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一书中,斯隆还对美国自由竞争的企业精神进行了具体阐释,他说对变革的惰性会导致冒险精神的逐渐丧失,竞争是一种信仰的较量,是一种进步的途径,是一种生活方式。在沃尔特·克莱斯勒担任通用汽车公司别克分部总裁时期,斯隆就曾给自己的好友指出20世纪20年代中期由于福特汽车公司的衰落而产生的机会,并说服克莱斯勒另起炉灶。德鲁克说,那是因为斯隆清楚的看到,随着福特公司迅速走下坡路,通用汽车本身还需要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

  比尔·盖茨说,如果你只想选一本商业著作来读的话,我认为斯隆的《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可能是你所能读到的最好的商业著作。虽然《我在通用汽车的岁月》的封面上写着斯隆自传,但书中很少提到他本人的私事,这位标准的职业经理人向我们展示的是思想大师斯隆,而不是斯隆本人。也许是觉得斯隆的书籍里太多案例陈述,却没有观点总结,德鲁克在书的序言里给出了斯隆要揭示的主要教训,虽然这并不是斯隆想要的。这是对斯隆非常精准的评价。

  有意思的是,福特汽车公司率先认识到了德鲁克的价值,将《公司的概念》作为重建公司的蓝本。

  在斯隆开始架构通用的组织时,福特汽车占有 55%的市场,而通用才占有 1%,老亨利对通用的这些改变大声嘲笑。在他的自传中,他如此写道: “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东西比时人所谓的‘组织天分’这种心智偏向更 危险的了。这种偏好之下所产主的通常是一幅巨大家谱模式的图表,上头画 着权力如何分化成系统。家族树上结满了又大又圆的果实,里头写着某某人 或某某氏的名字。每个人有一个头衔,受他所占的果实大小严格限制权责范 围,对一个位在图表左下角的人言,如果他想转达一个建言给总裁或董事长 的话,就得花去六个礼拜的时间,而且如果他真有幸层层上报到这些威严凛 凛的长官,建言之上早就一路添加了无数的批评、建议和解释。” 如果老福特不需要组织的话,那是因为他要求公司的每一件事物都得一 件一件地上达到他那里。但公司已经快速成长得像是一无人照管的花园,到 处都长满了果实。

  1923通用汽车公司市场占有率为12%,远远低于福特汽车公司;1928通用的市场占有率超过30%,超过福特汽车公司;1940年之前,通用已经占有了汽车市场的 45%,而福特 的占有率下滑到仅仅 161956通用市场占有率达53%,成为美国最大的汽车公司。 从1927年到1939年,福特的产销只能勉强打平,通用却赚进上十亿美元。克莱斯勒,依通用的模式组织,也赚进了七亿多美元。

  亨利·福特二世从引进人才人手,引进了通用汽车公司副总经理欧内斯特·布里奇及另外几个高级管理人员,并雇佣了十个战争期间在空军中从事管理工作的、被称为“神童”的年轻人。

  在《蓝血十杰》一书中记载,布里奇初次和桑顿见面时,他就建议桑顿和他的从属要读德鲁克的企业组织概念。 当时探讨经营管理的书相当少,即使有,非常深奥难懂。 大多数的管理人员多半不知自己是在做管理的工作。蓝血十杰“对德鲁克的书如圭臬,因为他们在工作上所遇到的问题,书中都提过也讨论过。他们一致同意他们的第一个目标是树立起一个权责分明的组织体系,当他们在福特这个缺乏效率的庞然大物中摸索会诊时,他们惊讶地发现各个部门之上根本没有负责人。大部分大型公司都分为两个阵营,一个是负责人事,一个是负责生产。负责人事的人研拟规划公司的策略,检测它的成长进展以及做成决策并下达。负责生产的人则专司决策的执行。在福特却没有如此划分。桑顿将任务交给莱特,莱特拿出一份厚厚的报告,叫“福特汽车公可的组织问题”。因为报告的封面是蓝色的,他们遂管它叫“蓝皮书”。这份报告是一份有分量且令人赞赏的成果,有着五十七页的内文和图表,明确地叙述福特公司需要在操作上分权,在管理上集中。报告写得简明扼要,仿佛莱特知道福特二世需要完整又彻底的企业教育。

  这个报告也到了像哈佛教授汤姆·桑德思、路思·渥克以及艾德·仁特极大的影响。渥克用“成本中心”和“预算中心”这样的词语,从这儿“利润中心”就自然而然诞生了。而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在幕后推动公司利润中心的设立,以为每个运作把脉。这些人超越传统的生产成本控制,把控制的 观念运用到所有的事物,包括市场行销和采购。他们计算产品对福特而言“应该付多少”,而不是仅仅接受最可能的好价钱。 慢慢地,麦克纳马拉为美国企业界衍生出一套新术语和新规则。

  由于改革了运行机制,公司的面貌焕然一新。改革的第一年,公司就扭亏为盈,尽管纳税后仅盈余2000多美元。第二年,除掉税款,公司取得了636.7万美元的净收入。1948年,公司净收入达9434.6万美元。1949年,利润为1.77046亿美元。经过几年的努力,福特公司终于保住了美国第二大汽车公司的地位。

  

  德鲁克生前说过,他在日本的影响要比在美国大。1959年德鲁克首次访问日本,几乎每年都要去日本。1966年,日本政府授予德鲁克三等瑞宝勋章,以感谢他对日本社会发展的贡献。在日本,有三位纽约大学的教授影响非常大,他们是德鲁克(企业管理)、戴明(质量管理)、朱兰(质量管理)。

  20051111日,德鲁克在美国加州克莱蒙特家中逝世,享年95岁。德鲁克去世之后,,丰田公司的高管专程到克莱蒙特的德鲁克研究生院表达对大师的哀思,这位高管说:“丰田之道就是德鲁克之道”。

  德鲁克对丰田评价甚高,在《下一个社会的管理》中,德鲁克写到:“虽然,通用汽车公司仍然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但是在过去20年里,丰田汽车却是最成功的一个。与通用汽车公司一样,丰田汽车公司也建立了一个世界性的集团。但是与通用汽车公司不同的是,丰田汽车公司紧紧围绕在制造业方面的核心竞争力进行整个集团的运作。”

购车信息

优惠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