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社理事长、联合创始人 刘天栋:开源社区与项目激励机制的思考

2018-03-22 14:00

  刘天栋:我是开源社的理事长,现在专心在做开源社区相关的东西。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开源社区与项目激励机制的思考》。刚刚毕老师说的是开源治理的法律框架,但是开源治理不只是法律框架而已,它是一个社会框架。大家谈到开源治理的时候,就会谈到法律的风险、社区怎么去发展、怎么去治理,项目怎么开源,流程是什么,它是一个社会框架。我今天讲的会提到一些区块链的东西,但我只属于社区人。

  介绍一下开源社,我们是2014年10月成立的,目标是希望推动中国的开源生态体系,推动中国开源社区和企业成为全球开源社区的积极参与者和贡献者。我们的使命有三个,第一是开源使命和开源治理。在开源社的网站和公众号里面介绍到了很多开源治理的流程、开源治理的指导,甚至还有一些你怎么去选择一个好的许可证的自动化工具。要回答几个问题,很简单,选择一个好的适合的开源许可证,大家可以到开源社的网站去看一看。我们的副理事长主持过整个中国开源生态体系的调查报告。

  第二部分,开源社一直希望充当一个国际桥梁,我们的使命就是要带进来然后走出去,我们跟国际的很多基金会和社区都密切合作,做了很多的事情。

  第三,就是我们的社区建设与服务,开源社是一个社区联盟,我们是一个完全百分之百草根的社群,每个工作的人都是志愿者,现在我们的理事会都是个人层面组成的。下面有十个工作组,媒体组、社区合作组、高校合作组等等。我们希望众人拾柴火焰高,你要做事的话,一个社区、一个企业能做的事情很少,但是我们把社区联合起来做一些事情,让大家的资源能够置换,我们一起来做一些事情。我们希望立足在中国社区,然后贡献全球。过去几年我们做了一些事,2015

  Apache中国路演,2016年的中国开源年会也是在北京举办的。去年年底,在上海交大做了中国开源年会,另外我们也做了像云中黑客松大赛。

  开源社其实是一个社会框架,我们来看看这个社会框架到底是在怎样的演变当中。我们现在谈到社会与经济的变革,有一本书推荐给大家看,有一段时间叫做《零边际成本社会》,里面提到现在的社会已经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进化到了分享经济的时代,原因是来自于资讯网络、能源网络、运输网络的普及化,边际成本不断地下降,在Web 1.0和2.0里面你们可以看到时代的变化,到3.0时代是大家共同来创造,有很多主要的公司在这里面。经济的模型也逐渐转变,企业到个人的努力,企业的员工到创业者,企业控制资源到大家一起努力共同实现价值,由中央化的公司架构变成了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会的共同生产,这是经济模型由于最新网络的变化而带来的改变。

  再加上最近的区块链,还有AI,还有刚刚提到的物联网,这些东西加起来让整个生产力大幅提升、边际成本大幅度下降,趋近于零。有人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人工智能就是生产力的大幅提升,区块链是生产关系的大幅改变,物联网是生产基础设施的大幅提升。我们很幸运活在这个时代里,可以看到整个信息科技对人类的生活带来的巨大改变。所以,我们是在一个去中心化的价值网络,这是我们大家一起共同打造的。

  刚才大家看到的Web 3.0时代,大多数都是由开源社区和开源贡献者来提供的,但是我们并没有什么东西回报给这些开源社区。大家知不知道这个数据来源,源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猿,我觉得程序员开源社区的贡献者其实还蛮憋屈的。我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开源社区项目的挑战有哪些?

  有两个,一个是开源社区治理的困难,由于治理的困难造成了共识机制不断地进化。第二,我把社区跟项目放在一起,二者是共生的关系。碰到另外一个挑战就是资金困难,资金困难就达成的激励机制,开源社区跟项目的挑战。具体的困难有很多,当然不管在全球社区,尤其是中国社区,我是贡献者,我是老大,其他的维护者这些都是次要的,所以代码大于社区,这是很多全球社区和国内的开源社区碰到的最大的问题。

  贡献者我刚才讲了,专注于开发项目,其他没我什么事,我也不想继续往下做,但是在开源项目里核心的贡献者相对太少,还要去扩展,把这个项目更好地维护,回答很多用户的问题。大家都是要要要,但是很少人去帮助维护者。

  还有一个很关键的,我听到很多企业在说,企业用户对开源项目的价值认知是非常缺乏的,也不愿意持续投资。很多的开源项目,你是开发者、贡献者,你就应该给我维护,你应该告诉我怎么解决我的问题,所以维护者经常会被一些问题所淹没。

  开源社区的门槛非常高,对于新贡献者的加入,得到的企业给的资金,经过企业的财务乱七八糟的流程,门槛是非常高的。新贡献者想要加入这个社区去提升代码的品质,要经过好多年证明你的能力才能够变成核心的贡献者。你要变成维护者的话,这个门槛也是非常高的。所以,压力常常会集中在维护者的身上。

  刚才讲到了代码大于社区,社区不是只有贡献者和维护者,像怎么样进入社区,降低你进入社区的门槛,进入以后怎么样更好地进行培训,这些都是更大的。因为代码大于社区,代码是第一,其他的再说。所以这就是开源治理的困难,也是社区治理的困难。种种原因造成了劳逸不均,或者忙的太忙,大家达成共识是蛮困难的。

  刚才讲到了治理困难和资金困难,现在开源的贡献者维护者怎么样能够得到激励呢?有精神的激励,有积分制,这是很多网站干的事。还有精英的激励,比如说你在一个开发社区对一个项目贡献很多,我送你出国参加开源大会,专门对核心的贡献者提供的精英激励。还有现金激励,现金激励其实是有很多坑在里面的,也面临很多的困难。

  我们看到现金激励有很多的方式,有捐赠、支持、维护、许可证,刚才毕老师也提到了许可证使用费等等,每一个都有它的优缺点。捐赠这方面就是要在你的项目上做一个按纽,按下去我就捐赠多少,做一个基金会,由爱心人士来支持。

  支持维护,很多的企业尤其是红帽企业在这个上面做得非常好,他可以到50亿美元的生意,但是每一家公司都可以做到吗?支持维护做好,让企业认知这个价值,并且持续投入是非常困难的。

  第三个就是许可证方面,刚才我们提到了很多的许可证,比如说有各种模式,像免费+增值的模式,双许可证,或者开源核心的模式,增值的部分你来做另外一个收费,这是SaaS模式。许可证和使用费是最大的模式。

  开源社区要进入贡献者和维护者的门槛非常高,贡献者专注于代码方面,但是维护者的工作同时集中在他身上,既要支持维护,还要去把项目更好地拓展出去。所以当你这个社区门槛高的时候,这个部分就是一个瓶颈,你没有办法角色转换,贡献者变成维护者,维护者技术人员要把他的这门项目推广出去,其实角色转换是非常困难的。但是,必须又不得不转换,因为它的价值从刚刚讲的捐赠到支持维护,价值是非常高的。尤其是对于两难的局面。

  还有一个赏金的方式,这是一个新兴的模式。以前我们雇佣程序员的时候,常常会我找你来帮我做开源的开发者,帮我做一些事,我按照时间给你计费。为了抢生意,大家就降价,反正做不完,先做一部分交差以后再补一个新的合约。所以,这个部分其实是有问题的。但是在支付上现在有智能合约,去保证付款等等。

  还有就是赏金模式,按件计酬,大家各取所需。你不用管我多长时间做完,我只负责把这个事情做到最好,合乎你的要求之后,就按照智能合约来付款。

  问题在哪里?赏金的模式听起来不错,但还是有人会说,我怎么知道开发者交付了这个项目之后,你会不会付钱给我?或者是像刚刚毕老师说的,我用了你这个项目里面有没有法律风险,因为盗版和偷用,有没有诉讼风险呢?另外,当一个开发者在项目里面干了坏事,你到另外一个公司又接了另外一个项目以后,人家不知道你之前干了什么事,信息不存在透明性。碰到这些问题怎么解决呢?就是诉讼。所以在奖金激励关键的就是要信任,要长期积累你的信誉,要很开放,让大家都可以看得到你的诚信历史记录。

  大家看到了这么多的现金激励机制,有些新的思路,比如说广告,刚才在毕老师他们的白皮书里也提到了。有一个叫Code Sponsor他们做了一个月,每一个代码模块里面,程序开发员所做的代码,他先做一段广告,这个广告主是谁呢?他是面向全球上百万的开发者的,他们有很多的需求,就有广告商专门面对开发者或者使用者,在我的程序里面放上一段广告,你看了也不是特别突兀,还是有关系的。你只要点击了这个链接,被点击一次,贡献者就得到一定的赏金。这是一种模式。关键是GitHub不允许他们提供赞助的方式,后来就自动下线了。当然还有更聪明的人通过各种方式绕过了这套机制,当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金奖励方式。

  再说说区块链,在共识机制上,我刚才提到了社区治理的困难,造成了共识挑战。在资金的困难上造成的激励机制的挑战。我们来看一下区块链的道、法、术、器。

  道,尤其是在区块链社区里面慢慢拓展一个共识机制,我在一个号称全世界最大的社区,后来发现他们完全是在炒币,完全是因为钱没有理想没有共识的社区,我就退出了,我还跟那个主持人吐槽。

  第二个是法,激励机制,怎么激励社区里面的贡献者,要有一套很好的设计方式。

  术,就是区块链技术的演进,1.0、2.0、3.0。区块链的应用,比特币等等各种智能合约。

  我要举一个例子,演进到现在,以太坊上面去中心化的组织,它利用这样一个对所谓的商业软件过于中心化,会忽视了早期参与用户的投入热情,一旦商业化、中心化以后,只有销售和市场才是它的核心,对于用户和真正的贡献者、外围的它就不太重视。

  开源软件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激励的问题,DAO应运而生,去中心化,大家都有投票权或者话语权,通过智能合约来做自动化的治理,通过种种方式让开发者和用户变成利益共同体。这是它的一个闭环。

  我们看看共识机制,这个是开源社区面临的问题。讲到共识机制,大家就会想到去中心化,去中心化是没有那么容易的,在经济上、政治上、宗教上都不是那么容易的。有一个三角悖论,你要去中心化,比如在经济里面,你的资本的自由流动跟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还有汇率的稳定性这三者是不可并存的。商业里面你的质量、速度、成本可能三者才能完美。区块链里面也是一样,去中心化、追求速度和安全,比如说以太坊速度是相当慢的,而且成本很高。

  所以,在达成共识上面,在区块链上面用了很多的共识算法,用密码学、用数学的算法来做成一个去中心化、去信任的很多算法。稍微讲一下在EOS里面用到的代码权益证明,它开创了BitShares、Steem、EOS,利益共同体形成之后,大家要做优化的时候做不到,因为它没办法拿到足够的投票权,这就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当然,现在又DPoS很多,EOS本身是弱中心化的,有点像代议制、国会、董事会这样的做法。

  最后我们讲到赏金激励机制。前面讲了共识,后面讲讲激励。我们刚才提到了它给开发人员、贡献者用原生的通证,如果是一个新创公司,它给外包的赏金猎人,给他原生通证的话,开发人员就会很有积极性,如果帮你把系统做好,是不是你的通证就更真实,所以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当然你可以用以太币来做。

  第二,用标准合约束缚双方的关系,所以赏金在基础设施里面缺了好几样,你怎么去信任、怎么去定价、工作怎么分配、发生纠纷怎么仲裁,怎么样做长期的公开的信誉追踪,这是一个赏金制度里要考虑的问题。

  大家还有很多的问题,怎么定义任务呢?你是要一个项目,你怎么界定它?复杂度要到什么程度?你这个是用什么样的代币或者通证支付?还有其他人还有精神激励、有其他各种方式的激励。另外,公司招募者是不是也适用?看到一个开发人员很厉害,想把他招募进来怎么办?有很多的问题在里面。

  但是还好,大家可以上去看一看,有各式各样的模式都在发生,可以给大家一个很好的参考。有文章打赏的方式,还有悬赏的方式,来解决用户提出的问题。另外,中国有一个叫PIM社会化贡献激励体系,过去是由霍炬和朱峰他们设计的,这个激励体系不只是IT社区,事实上更面向的是所有做社会慈善的都可以,这是通行的激励机制。CSDN最近也发布了DCO,只是自治,而是一个合作的方式,大家可以了解一下,细节我就不多说了。

  国外有Facebook在解决社区治理和激励的问题,在中国我也看到了很多的机会,因为中国的社区意识相对在发展当中,治理理念也是刚刚开始,贡献精神刚刚讲到因为缺乏激励,所以在国内很多人都是为了打工、为了生存还在拼搏当中,他的贡献还是有的,但还需要一个更好的激励机制,让他从现在的工作和其他的生存问题中解放出来。政府政策也得大力支持,包括区块链、包括新的技术。政府政策,是我特别感激的,它不让国外这些不好的东西污染中国,造就了中国很多的独角兽。我觉得开源社区的治理和激励以及发展,在中国政策的大力鼓励和保护之下,在国外这些方式可以参考但并不入侵的状况下会有非常好的发展机会。市场机会不用说了,中国是非常大的云计算开源相关的市场。

  开源社现在正在考虑和思考基于区块链的社区和项目的激励机制,希望跟各位朋友一起共同努力。我今天的介绍就到这里,欢迎大家关注开源社公众号,加入我们的交流,一起来努力,打造中国新一代的开源社区跟项目的激励体系。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