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 DevRel 和 现代 DevRel

庄表伟 开源社 2018-05-25


2018

DevRelCon China

前 言

DevRelCon China 是国内唯一以开发者关系为核心主题的大会,每年举办一次,多位领域内资深专家担任顾问。DevRelCon China 2018 于4月21日在西交利物浦大学举行,开源社作为大会联合主办方,特邀三位开源社成员担任演讲嘉宾。近期,开源社媒体组将会陆续整理发布三位讲师的速记稿。此为第一篇,演讲者系开源社理事兼执行长庄表伟老师。


大家好,这个题目的来历,是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我比较沉迷于区块链的思考,因而想到的古典和现代这样的名词。整个演讲里面不会提到区块链相关的话题,仅仅是对于开发者关系的思考。


我的个人经历

我 97 年从华东师范大学毕业,过了一段时间进了盛大。在盛大创新院待了三年,三年的时间里面我做开发者关系管理,到了 2013 年之后我在华为工作,一直到现在。


我比较喜欢写文章。最早喜欢写博客,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写不过瘾,就到了社区里面,跟很多人聊天,交流技术。因为在里面认识了非常多的人,结果后来我的工作,就是社区认识的朋友帮我介绍的,于是就进了盛大创新院。在盛大,我开始做开发者关系,等会儿就详细介绍一下我做开发者关系的经历。我们从盛大的角度出发,赞助一些技术社区举办一些开源的活动,我就正式进入了开源社区,因为这样的经历又认识了更多的朋友。等到华为想找一个人在企业里面做内源的时候,就找到了我。我因为做开源的关系进了华为。最近我又换了一个部门,开始涉及到了开发者关系的事情。我个人的经历很明显的表示:我是一个社区关系和社区合作的受益者。因为很多的朋友参加了很多的活动,又因为参加了很多活动结识了很多朋友。我今天早上选了一件 T 恤穿在里面,是参加珠海 GDG 会议的时候人家送的,今天又送了一件 DevRelCon 的 T 恤,这个是很小的益处,很有意思,衣服穿不完。



古典 DevRel

我当时跟老板介绍开发者关系,但是跟老板讲不通,只能做比方。我说:你听说过客户关系管理吗?那我们把开发者也当做客户,就是开发者关系。我给老板画了一个图,第一圈是痛恨盛大的人,第二是对盛大漠不关心的人,第三是盛大的用户,再里面一圈是盛大的粉丝:他愿意为盛大说好话,再后面就会成为技术平台的合作伙伴,甚至成为盛大的员工。

我跟老板说的这样的概念,所有的开发人员,他们自由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他们业余时间都是有限的,我们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从我们的竞争对手那里,把他们的业余时间赚回来。这个就是我们当时理解的开发者关系。我觉得我们做一个争夺的事情,把别人的时间抢来,为我们做事,我就比我们的竞争对手领先一步。


所以我们当时做了很多事情,都是基于这样的目的。比如说我们赞助了很多的开源项目,还搭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搭建的目的就是想做一个国内的 GitHub,当然没有做成。还有赞助很多国内的开源社区,还办了一个《我们的开源项目》巡回活动,在这个活动上面我认识了猿生态的晋剑,缘分就这么来的。我们还赞助了很多技术社区大会,就是把 LOGO 放在人家大会的场地里。我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派我们的人出去演讲,宣传盛大的技术,吸引别人的眼球,让别人觉得盛大很牛。

我们也举办一些开发者大赛,比如说办黑客松,还有到高校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帮助他们成长。这些事情做了很多,目的是什么呢?就是把原来不了解、不喜欢我们的人,变成喜欢和了解我们的人。当时我们认为的开发者关系,就是把关系搞好一点,从背对我们到面对我们。所有工作就是宣传、宣传,品牌、品牌,这个是我们最主要的目标,我们最核心的做法,就是通过花钱去买注意力,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所以每年我们跟老板做汇报,就是我们今年花了多少钱,我们办了多少场活动,我们招来了多少人,这个人平均停留了多久,拿了多少材料,这个就是我们核心的思路。

我发现所有的活动当中最有效的就是办比赛,因为我们花出去是真正的钱,别人冲着这个钱会过来,我们通过办比赛,找到别人做了开发,做了一个真正的产品,类似于黑客松,两天三天就会做出真正的产品来,我们赢得的是真正的注意力,别人会说盛大办了什么比赛,有多少钱奖金,这个就是很有效的,很划算的。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这个事情没有反省,我觉得这样很好了,我觉得这样就是我们搞开发者关系的重要的东西。


现代 DevRel

但是时代是在不断前进的,我在 2009 年到 2012 年做开发者关系的时候,移动互联网还没有起来,社交网络也还没有起来。随着社交网络起来,很多东西会出来。这些互联网的产品,社交网络的产品出来以后,人与人的关系会发生变化,等到移动互联网出来,智能手机出来,APP 和微信出来之后,我们关系又发生了变化。

我们这次来开会(DevRel 2018),首先就是在微信上聊,然后拉一个群-所有讲师都在里面,这个就是我们沟通的方式。

所谓现代的关系、现代的社区与传统的关系、传统的社区,区别是什么呢?

第一个我认为是时间碎片化。我们很难想象过去坐在那边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我们经常会抽很短的时间,十分钟二十分钟看一点东西,然后干别的去了。很有意思的是,很多移动互联网的产品特别针对你的碎片化的时间,就给你推送10秒,15秒的短视频,你就一直在那里刷。

另外一个也属于现代的特征,我们的关系是一种弱连接,我们很少建立非常紧密的强连接关系。我们微信的好友列表里面有上千人、甚至好几千人,很多人跟我都是一面之交,但是说不定什么时候都会产生新的联系。很有意思的是,我最近喜欢区块链,因为这个朋友就加了这个群,发现这里面有几个人我认识,因为另外的朋友加另外的群,又有几个人认识,发现这些人都在研究区块链,关系又紧密了,我们虽然没有刻意的碰头,但是转来转去又碰到了一起,这个就是弱关系一种典型的表现。


古典 VS 现代

Slash Youth,这个是我自己翻译的,这个在中文里面叫斜杠青年。原来我们的个人身份是稳定的,比如说我就是一个架构师,我就是一个产品经理,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都会同时承担多种角色,会不断的在多种角色之间切换。出去跟人交换的时候现在以这个身份跟你说两句,再换个身份跟你交流。这个时候我们如何营造和管理维护我们的开发者关系呢?这个需要我们深刻的思考,因为像传统的类似于广告这样的模式,我不断的做广告,然后花钱,把我们的客户、把我们的开发者吸引来,这样的办法真的有效吗?这样的好处真的持久吗?未必,这个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1

利益 VS 乐趣

这就是我们说:如果做现代开发者关系我们要做什么东西?我认为,这个是我自己总结的,我还是敏捷的爱好者,所以做了一个这样的对比:在动机上来说,过去我们强调就是给开发者利益,无论给钱,小礼品什么的,他们才会来。现在我们发现快乐最重要,你们给开发者足够的乐趣他们会来,我们觉得乐趣比利益更重要,这个是更重要的动机。

2

忠诚度 VS 建立社交连接

第二个就是,我们如何维护开发者的关系?我们认为建立社交连接比忠诚度更重要。区别是什么呢?忠诚度是以我为中心的,你们所有开发者都忠诚于我,你们对我的忠诚度都不一样,而建立社交连接是我打造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里面每个人跟每个人都有关系,虽然社区是我打造的,之所以留在这个社区不是因为我,是因为在这里有那么多关系,越是多、越是复杂深入的关系,会把你留在这个社区,所以社交连接会比忠诚度更重要。

3

我是最好的 VS 我是最酷的

第三个是你要做品牌,你要追求是什么样的品牌?很多企业做品牌会宣称我是最好的,现在越来越的企业会宣传我是最酷的,这个更能吸引开发者,至于你的企业每年赚多少钱这个不重要,这个企业做的东西最重要。很多时候我很佩服像谷歌这样的公司,你会觉得他们好酷,放一个机器狗在那跑步,这个是非常强的宣传。

4

赢得关注度 VS 赢得反馈

最后一个,就是我们应该赢得什么?是关注度还是反馈?过去我们是一种单向的,我们说我们不断的宣传、宣传,然后让别人知道我们,这个是一种注意力,我们认为应该在开发者之间建立更加良好的关系,反馈比注意力更重要,他们会把自己当成是这个社区的一分子,他们会有意见和建议反馈给我们,这个是我们更加希望能够拿到的好处,我们认为反馈比注意力更重要。

一些唠叨

我接下来还抄了一段,虽然右边的四个重要,但是左边更加重要,但是不意味着右边不重要,如果纯粹好玩,什么利益都不给你,就是耍流氓。我们觉得现在的开发者关系应该关注这样的方面。

我自己在写 PPT 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其他的演讲嘉宾会演讲什么内容,来了以后我发现:接下来演讲的主题正好是跟这些非常有关的。比如说我们如何设计开发者的体验?一个开发者从一开始听说你的公司,听说你的项目和社区,来了之后,你能不能一步一步的把他的体验做一个非常美好的,非常有乐趣的设计感?这个不仅仅是网站设计,这个词( DED )也是抄来的,是从 UED 抄来的,道理是一样的,你得关注过程,是怎么发现你的,怎么使用你的,开发者的体验非常重要。

再者就是我们如何构造社交关系?我们刚才说社交连接和社交关系是非常重要的特点,我们如何构造呢?我们如何把社交关系连接起来呢?现在有很多的文章探索探讨如何运营好一个微信群?我觉得关键问题不在于具体的工具,而在于你如何判断和解读那些关系,如何想办法改善那些关系。这个涉及到了下一个,就是“增长黑客”对于社区增长也非常有关系,首先有办法度量,有办法评价,有办法做一些诊断。然后讨论,在这个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应该使用哪些方法,技术。我们会有一些突发奇想,更多的是基于技术的扎扎实实的工作,我们会把我们的社区更加快速地增长起来,这个就是我们认为现代的开发者关系可以关注的一些要点,当然还有更多可以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