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协作——人类的未来

Jade 禅与宇宙维修艺术 昨天

 | 引言  一个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问题:既然开源软件的生产方式如此“先进”,那能不能应用到非程序员领域呢?




 没有代码的开源项目 


最近的有一个 GitHub上的开源项目火了— 996 . ICU, 短时间内获了 20 万 star 和上万次 fork。

( https://github.com/996icu/996.ICU )



我们这里不去谈他的政治和社会意味,只关注作为一个 GitHub 项目的有趣之处。显然,这是一个与法律,新闻更相关的内容,也不只与程序员有关。



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完善资料,提交证据,翻译,起草合约等方式贡献到项目中。如同所有其他开源项目,这种贡献是开放的,平等,甚至匿名的,没有任何地域,身份,等级限制的。


事实证明,群众的力量是强大的。整个过程就像一场大型的 crowdsourcing journalism,自下而上地推动社会的变革。虽然在这个阶段,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对现实的改变,但它展示了一种可能性 — 工程师开源文化向主流文化的延伸。


什么是开源精神呢?这是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我自己定义最重要的几点是:


自由贡献  permissionless contribution

自由分叉  permissionless forking

自由使用  permissionless usage


不过,这几点都要满足一个前提,那就是大家遵守同样的基本规则,就像道德在社会中的作用一样。在开源软件的社区中,谁来完成这样的基础设施呢?


GitHub 等平台:版本控制( version control ),记录每一个人的每一次贡献和修改。

MIT 协议等开源法律协议:规定了谁可以以什么目的如何使用某一开源软件,以及版权权利等。

基金会及公司实体:非盈利组织的法律实体,接受捐款或融资。

邮件,社交媒体,社区媒体:开源项目的传播,讨论。

code is the law:代码是程序员的共同语言,也是全球化协作的基础。


有了这些基础设施,神奇的社会生产方式就发生了 — 大量来自世界各地,可以完全不相识的程序员,无直接经济回报(有许多隐形回报,如粉丝、招聘)地为某个开源软件贡献代码,在无组织结构的前提下完成高效的协作和生产。


既然有了这些基础设施和社会,经济,哲学含义,那么除了开源软件,开源精神还能运用到什么样的领域里,发挥怎样的作用?


| 韩国插画师 Kim Sujin 作品



 人类协作方式的另一种可能 


或者我们再把问题问的大胆一点,有没有可能开源软件式的协作生产方式,变成未来社会的主流?开放式,小型化,无地理限制的协作组织,代替了现在主流的公司制度?任何人都能以任何形式参与到一个大的目标,项目中,并以某种方式获得经济回报,或者价值衡量?


想象不如行动。先让我们看看目前正在发生的一些有趣的实验,我把他们叫做“无代码开源项目”。由于代码项目特别适合开源项目的产生,无代码类的项目就更加小众,更加艰难,也更加有想象力:


GitHub of something:

O'reilly Atlas:基于 Git 开发的图书创作,编辑,出版协作平台。

( https://atlas.oreilly.com/ )

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免费,开源,分布式审阅的学术平台,收入全部来自于捐款。 ( https://doaj.org/ ) 

Buzzdata:数据共享,协作,社交分享平台。


GitHub 上的项目:

杭州买房指南:获得 2 万个 star,号称最全的杭州买房指南,里面有各种全方位信息。( http://t.cn/RE4mlXo )

音乐乐谱:一个叫 Adam Wood 的作曲家把百年历史的教堂管风琴乐谱上传到GitHub,并希望鼓励免费使用和再创作。( https://t.cn/EXyiZi3 )

法律文件:硅谷律所 Fenwick & West 将适用于创业公司的早期融资法律文件共享在 GitHub 上,并变成了一份众包文档,所有人都可以帮助完善这份文件。

( https://t.cn/zYEItGp )

医疗黑名单数据:收集汇总与国内一些医疗机构有关的开放数据,其中包括众包贡献的最全莆田系黑名单。 

( https://t.cn/Rq8MQkm )

日本国宪法:不解释。

( http://esehara.github.io/NihonkokuKenpo/ )


其他有趣的例子:

Burning man:火人节是一个典型的自发,无官方,开源组织。目前除了后来成立的基金会管理人,还有每年超过几千人的贡献者,才能在一片沙漠中热烈而有序地开展 20 年。

( https://burningman.org/ )

比特币:除了虚拟货币的核心代码,比特币分布世界的矿工也是一个典型的开源组织。他们遵守相同的算法规则,同样信仰比特币,自由进出游戏,并形成社群。

冰桶挑战赛:利用社交媒体发起的自由参与与传播游戏。虽然还不算一个完整的开源项目,但它体现了社交网络与开源社区的交集。比如,Twitter 上的 @ 就是一种内容协作,知乎上的问答也是降低了协作生产内容门槛的方式。


显然,能作为从第一天就完全开放,开源的社会化项目还非常小众,但他们确实在默默发生着。代码类,工程师类项目则已经渐渐地成一场运动变成了主流。其他的领域的“边缘实验”则让我们看到,未来并不均匀地到来。


| 韩国插画师 Kim Sujin 作品



 不均匀的未来 


GitHub 作为一个只有几十个核心员工,从未融资,建立 10 年的公司,之所以被微软以 75 亿美金收购,不仅仅因为开源软件的发展,还因为它代表了全人类未来全新的工作方式的可能性。他们想象的未来是“a word where anyone cansuggest improvements to almost any project,and all fixes can be discussed likeFacebook posts”所有人都可以自由地参与改进任一项目,所有的修改就像今天 Facebook 上发帖一样简单。


让我们把开源软件的“软件”扔掉,就是人类的未来。


然而,为什么它发生在现在?为什么这些看似完全不理性的经济行为,正主导开源世界?为什么这种变化首先在信息产业中发生?


我认为首先是因为生产资料以物质(原子)变为信息(比特)。信息的复制成本为 0,也就是传说中 communism 的生产资料无限供应,生产成果完全过剩,共享者各取所需,不会产生租值消散。这种生产成果不仅对生产者无限量供应分配,同时也对没有参加劳动的其他成员无限量免费供应,如任意下载,拷贝,使用。


所以,开源生产的生产资料必须是公共资产,而非稀缺有限的私有资产。而公共资产的界限,也在随着”信息“越来越多地成为生产资料而发生着变化。


比如 Aaron Swartz 死前抗争的目的,就是要求美国的学术论文对全世界免费开源,因为成本为  0,而收费会产生教育的不平权。后来这个梦想被另一个少年天才实现了,网站叫 Sci-hub,但依然是一个没有被政府认可的非主流论调 ( 点击阅读:对话霍炬 | 互联网之子 Aaron Swarts 想要看到的世界 )。


Google 让这个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东西免费了,信息变成了公共资产。今天 Facebook 在谈隐私,其实也是在谈数据归属权的边界。


但是,这个变化不一定是自上而下的,而更有可能是自下而上的。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工作成果应该被开源,那它就变成了公共资产。由于它是免费且开放的,也会有更多的人有能力在你创造的基础上再创造,这样就形成了一个正循环。


同样,如果今天我开发了一个新的加密数字货币,选择把核心加密技术闭源,也不是不可以,但一定不会有人用了。因为开源文化已经深深根植在这个社群的血液里,并且得到了正循环的验证。


| 韩国插画师 Kim Sujin 作品


那么问题是,如果让更多的人如此“无私”,以开源的形式创造或参与呢?可能性无非就这么几种:


等待整个社会,或部分地区 / 人群实现 communism。

依靠少数没有经济压力,且已经爬到马斯洛需求金字塔顶端的人贡献。

创造其他“商业模式”或“收入来源”,让开源者们得到更多形式的激励,或基本经济保障。


我认为,第三种的可能性最大,也最有趣。开源,免费,不代表不能有经济机制,不能有货币化的激励。 现在,硅谷的大公司招聘码农基本都要看 GitHub 的真实数据,在 GitHub 有影响力的人也越来越容易在现实中获得更多的机会。


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交媒体的世界,影响力就是一切。虽然现在世界上大多数的开源项目和贡献者们都依然没有任何收入,但是别忘了,信息社会意味着,we are paid to learn,我们是被支付工资去学习。我们的一生都是用信息去生产信息的过程,而贡献就是最好的学习方式。We are learning by contributing。


| 韩国插画师 Kim Sujin 作品


同时,更好的基础设施激发着更多的想象力。比如,区块链的通证经济就在尝试如何货币化细分,微小贡献,虽然这条路道阻且长( 点击阅读:通证经济悖论 — 激励机制、社会生产、后资本主义 )。另外 ,随着开源项目增多,如何吸引关注,精准地匹配项目与可能感兴趣的贡献者,也是 GitHub 等平台尚未解决的问题。


如何降低门槛,让更多不懂代码,甚至不懂英文,不懂互联网的普通人能接触到开源文化,贡献创造力,可能是下一个 10 年,20 年最重要的问题。


当年的电脑,互联网等新兴生产力,也是从一小部分极客开始,最终改变了世界。开源协作的未来如何被塑造,我也没有答案。但我猜,一定是有趣的,好玩的。Make somemthing fun,something small。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做的。


现在,先感受下GitHub 的好玩吧!

( https://github.com/trending )



 参考资料:


Open collabaration

https://github.com/benbalter/benbalter.github.com/blob/787511ab59a9d95cb356abc0b4f0ca67693b9236/_posts/2014-01-27-open-collabortion.md


开源组织列表

http://iaaslee.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29.html


Learning by Contributing

https://papers.ssrn.com/sol3/papers.cfm?abstract_id=3091831


GitHub 小白教程:如何使用 GitHub?-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0070065/answer/340627878


Git for non-developers (and total newbies) - Anita Cheng

http://anitacheng.com/git-for-non-develop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