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即将生效的新慈善法?

温铭 第二层思考 2016-08-13


在今年的9月1号,新慈善法就会生效,这是一部会对国内 NGO 产生深远影响的法律,从2004年的起草,到2016年人大的通过,足足用了12年。

作为国内一个草根 NGO 的负责人,我想说下自己的一些看法。

科普

国内 NGO 分为三类:基金会、社会团体和社会服务机构(即民办非企业)。

  • 基金会的准入门槛很高,最低要求是自有 200 万不可退出的启动资金。在现有法规下,只有基金会才有资格募集资金,所以基金会大都是政府和大公司背景,比如红十字会、壹基金、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


  • 社会团体就是各种协会,比如足球协会、广场舞协会之类的,需要有代表性,一般要有几十个公司和自然人发起。


  • 民非,在新慈善法里面叫『社会服务机构』,这里面是大杂烩,达不到上面两个条件的,都可以注册为民非,最低资金要求是 3 万。比如我们成立的珠海开源软件技术促进中心就属于民非。

承认慈善组织的法律地位

这是第一次在法律层面承认慈善组织,大量游离在『募集资金』和『豁免税务』两个最大红利之外的 NGO,终于有机会可以按照这个法律转型为慈善组织。


实际上,在新慈善法之前,民政部、国税局以及发达省份的主管部门,已经有了不少『规定』来指引 NGO 申请私募、公募和豁免税务,但涉及到多个政府部门配合,需要提交很多的资料,各部门都担心背锅,所以没有背景基本没法获取到这些资质。你想想,成立一个最低门槛的民非都要两三个月,拿到这些资质需要多久呢?

新慈善法并不会加快这些资质的审批,好处是有了一个明确和透明的法律指引,会加快没有背景的 NGO 转型和健康发展。民众和企业在捐助慈善组织的时候,会有更多的选择。

公募权有条件放开

之前只有基金会才可以募集资金,而且分为私下募集和公开募集,公募的要求是最高的。什么是公募呢?你在超市收银台旁边看到的捐款箱,这个属于公募;你在壹基金网站上面看到的捐赠按钮,也属于公募。没有公募资格,你就很难从民众那里获得捐赠。

在新慈善法中,对于慈善组织,区别对待并有条件的放开公募资格。

  • 对于基金会和社会团体,符合条件的成立时就发公募资格;

  • 对于社会服务机构,成立满两年后,符合条件的发公募资格。

但并没有指明需要满足什么条件,估计需要各地主管部门再出细则。

在我看来,这个有点太保守了。前置审核、多重资质、疏于监管,这种属于免责懒政

在慈善比较成熟的美国和香港,申请慈善组织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这是一个一次性的申请。之后没有各种附加的资格需要申请,可以直接公开募集和获得税务豁免。

税收优惠

比如你好不容易获得了税务豁免的资格,也别高兴的太早,因为这个不是真的豁免,而是『优惠』。

新慈善法里面并没有提到豁免这个词,一直使用的是优惠,这就意味着可能存在区别对待,可能对红十字会免税,可能对别的慈善组织减税。

改进的地方也有,在新慈善法生效前,税收优惠只针对捐赠。要知道,在国内很多 NGO 的收入大部分来自政府购买的服务,而这部分并不属于捐赠,自然也不会有税收优惠。而在新慈善法中,明确写明:

慈善组织及其取得的收入依法享受税收优惠。

也就是政府购买的服务,这部分收入一样会有税收优惠。

禁止了个人募捐

被媒体广泛宣传的是新慈善法禁止了个人募捐:

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款物。


我不知道媒体为什么一直抓着这个点不放,而不去关注更有深远影响的公募权和税收优惠。鉴于国内欺诈和钻空子的成本太低,我是支持新慈善法的这个举动的。

现在经常看到一些捐款和保障众筹的平台,在新慈善法生效后,它们需要和有公募权的慈善组织合作,不然就有违法的嫌疑。这并不是打压,而是规范,为了保证这类平台的长久和健康运转,因为没人能保证平台管理者不会欺诈和携款私逃。

而这些平台的出现,是因为这些本应该由慈善组织做的事情,因为垄断和低效而得不到及时处理,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限制管理费用

新慈善法限制了管理费用为百分之十,超过这个比例的需要主管部门审批。

这个出发点是好的,希望捐赠能够最大比例的给需要帮助的人。但我觉得没有抓住重点。因为很多小的 NGO,每年 100 万的收入,10%的话是 10 万,用于管理费用和人员开支,是不可能有人全职的。

说到这里,我希望纠正大家的一个误解:

慈善组织的员工是义务工作,不食人间烟火的。


其实慈善组织和一般公司一样,要吸引到优秀的人才,并长期发展,必然要提供与之能力匹配的薪水。只谈理想,必然不能持久,除非已经财务自由。

而限制了管理费用的比例,也就等于限制了中小慈善组织的发展。其实说到底,还是政府有『爱民如子』的情节:大家的捐赠和爱心,不能被别有用心者中饱私囊。

更好的做法是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新慈善法中,对于私分、挪用、截留或者侵占捐赠等恶劣行为,只是封顶二十万的行政罚款,远远起不到震慑的作用。应该追究管理者和当事人的刑事责任,公开谴责,列入信用黑名单,并实行行业禁入制度。

鼓励捐赠

企业慈善捐赠支出超过法律规定的准予在计算企业所得税应纳税所得额时当年扣除的部分,允许结转以后三年内在计算应纳税所得额时扣除。


这是一个很积极的举措,可以鼓励企业的大额捐助。具体的细节我就不懂了,毕竟不是税法律师。

对于自然人的捐赠,请大家主动要求慈善组织提供捐赠票据,这个可以拿去抵扣个税,等于是国家补贴了一部分捐赠。薅国家羊毛的时候不多,不要错过。简单的比如说你的工资 1w,捐赠 1k,那么就是对剩下的 9k 来征税。

不过,这里还有一个区别对待:红十字会、宋庆龄基金会等慈善组织,是 100% 抵扣,而其他慈善组织是 30% 抵扣。也就是鼓励个人和企业都捐赠给大的慈善组织,呃……

透明

郭美美事件暴露的问题就是没有信任感,根源是慈善组织自身不透明。如何变得透明呢?

  • 公开未来的慈善计划

  • 及时更新捐赠的资金流向

  • 主动公开知名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报告

看上去比较好的方式,是把这些信息都放到 Github 上面,国内做一个 CDN 加速。怎么看上去和搞开源项目差不多?

国外的慈善组织有一个透明指数,得分越高的越透明,越值得捐赠者信任。捐赠者不傻,只是公募的渠道太少。


写在最后

说到底,草根 NGO 需要的和国内中小企业需要的一样,需要平等对待的环境。新慈善法并没有赋予慈善组织平等的权利,所以它很难从根本上改变国内的慈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