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关于AKA\AKA的由来


AKA的由来

                xiaobo(十一成立大会的发言稿)


  年4月份,当我在水木清华上发表那几篇文章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这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时,我正在做网络教学的课题,并且有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的想法,我把它叫做eForum。eForum最基本的想法是要把WWW、BBS、FTP、Email、News Group等等这些网络形式集合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因为我一直觉得现有的网络教学手段都不够充分。


  我对这个想法很得意。然而,那时实验室的导师对此却并不怎么看重,而且,我也知道单凭我个人以及我们实验室的力量是无法实现这样一个系统的。

  比较早的时候,我就开始关注“软件工程版”了。我知道HansB等人曾经在上面说过要通过网络进行协作开发,虽然后来没了下文,不过我知道有许多人是有热情的。于是,我想试一试。


  我先在自己的机器上建了一个站点,把我的设想讲了讲,并且搞了几篇和软件工程有关的文章,希望与别人交流一下这方面的经验。接着我就跑到软件工程版上一口气发了好几篇文章,大意是:我有一个好想法,大家去我的站点上看看,我们来进行网络协作开发吧,等等。


  我把开发小组起名叫阿卡,英文AKA。阿卡是《骑鹅旅行记》中的大雁。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果然陆陆续续的来了一些人加入这个协作开发之中。


  于是,我们第一次在水木清华的一个聊天室里碰了面。大家除了七嘴八舌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之外,这次讨论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因此,在随后发的会议纪要上,我画上了一个苦瓜脸。:(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里,我们陷入一中静默之中。我感到有些气馁。一方面是因为缺乏组织的经验;另一方面,也因为遭到实验室其他一些人的反对,使我对通过网络进行协作开发的可行性产生了怀疑。


  这个网络协作的初次尝试面临着夭折的危险。


  这时,waterbird和其他一些人在软件工程版发了几篇文章,表达了他们的意见和疑问。


  我把它看成是对我的质询,并感到有些惭愧。我想,我应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应该有所行动了!


  于是,我把那段时间一直萦绕于怀的问题提了出来,要求大家回答。其中包括: AKA的组织方式应该怎样,她的未来如何发展等等的一些问题。


  许多人就此发表了看法,从中也产生了AKA最初的成员。


  我们再一次在水木清华的聊天室里碰了面,并决定马上在周日在清华礼堂前真正的碰面。当然,现在周五的例会和周日礼堂前的聚会已经成为一个惯例。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正是在那次讨论中,我们基本确定了AKA的发展基调,也基本确定了AKA所要做的一些事情。


  我们也意识到,要真正进行网络上的协作开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而且,eForum这个项目本身对我们来说也太庞大了。于是,我们决定把它先放一放。 就这样,网上协作的开发计划夭折了,而AKA却就此诞生了。


  之后,我们按照计划改建了站点,成立了几个小组,并由waterbird草拟了章程。


  这中间,仍旧陆陆续续的有人加入AKA,其中就有iasc,他是HansB的大学同学。

  然而,期末马上到了,大家都不得不开始忙自己的事情。wuqiong、doc、bornworm和我,都忙着写论文、毕业的事情;HiHint因为实验室的活太忙而暂时退出AKA;HansB、sunray分别远在长沙和南京,也都忙着各自的事情。


  好几个星期,我下午五点开始在礼堂前面等候,而姗姗而来的却总是只有waterbird和bornworm。有一次,在回去的时候,bornworm曾经问
  waterbird:你说AKA究竟能坚持多久?


  是啊,那时,我也常常问自己,我们到底能够坚持多久,而我自己又到底要在这条路上走多远?我也常常希望,终于有一天,自己能够将这一副担子转交给另一个人。

  就象我在最开始说过的,当我在水木清华上发表那几篇文章的时候,我并没有想过这对我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我的理想是人文方面的,甚至有一段时间我打算永远放弃在计算机方面的发展。然而,这时候来了AKA,就象一个婴儿出乎父母的意料来到这个世界。


  我慢慢意识到,这已经不是我个人的事。AKA凝聚了许多人的希望和理想,就如waterbird所说:Aka 是一个信号,是下一个千年的发令枪。我想,我是在无意中扣动了扳机。


  我知道自己不能退缩,那是可耻的。虽然做这样一件事情对于我这个毫无组织经验的人来说常常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goner曾经跟我说过:也许有一天,大家都会离开AKA,那时你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我不知道他所说的大家是指那天在一起吃饭的人还是所有的人,我感到有些悲凉,心想:如果AKA注定是一个失败的尝试的话,那么,我将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人。


  goner的话一直在激励着我,我也明白他的意思:离开只是暂时的。毕业、出国、工作,这些都不能阻隔我们的理想。是的,坚持就是胜利。

  在七月份的时候,我们的计划是:暑假期间尽量采取低调,不要太多引起外界的注意,也尽量避免新成员的加入。要脚踏实地,先把站点和组织结构建设好,然后等开学后再开始正式采取一些行动。


  然而,情况的发展却并非如此。

  先是iasc发现了Tachi。Tachi在Banly的“激流”上有一篇文章叫“世纪狂想曲”,描述了他对发展中国信息产业的构想,提议创建一个叫“中国信息技术论坛”的组织。


  于是,我们就和Tachi联系,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意思,于是决定合并。合并后的组织正式名称就叫“中国信息技术论坛”,阿卡作为它的昵称。


  这之后,我就开始着手用Domino改建站点。因为缺少人手,就在水木清华上发表了一个招募志愿者用Domino建立站点的文章。同时,我又发表了一篇“自由程序员之梦”的文章。


  这几个行动打破了我们原来的计划,引来了不少新的成员加入。这迫使我们不得不加速前进。


  8月上旬,iasc从武汉来到北京。于是借此机会,我们进行了一次聚会。这次聚会包括:iasc、goner、rivercool、waterbird、BlueOcean、boya、mikehe以及我自己。关于这次聚会的详细情形,我写过一个聚会的报告,在现在的Message版可以找到。


  从此,我们又恢复了周五例会和周日在礼堂前的聚会。虽然,bornworm已经去了深圳,wuqiong工作太忙不能常来,doc在玉泉路没有条件上网;现在又有了几个新的“老面孔”:goner、rivercool、mikehe......


  AKA终于逐步走上了轨道。


  今天,在一段蹒跚的路程之后,AKA终于可以起飞了。然而,我感到:即使现在,我们仍然需要小心谨慎的摸索前进。我始终有着这样的担心,担心有一天由于我们的冒进和过度的膨胀而最终导致AKA的消散。

  然而,不管怎么说,我想,正是我们这些人,站在了这个时代的最前端。如果历史真的赋予我们这样的角色,需要我们开拓前进,那么,就让我们勇敢的承担起我们的使命来吧!

::...
免责声明:
当前网页内容, 由 大妈 ZoomQuiet 使用工具: ScrapBook :: Firefox Extension 人工从互联网中收集并分享;
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人对内容的有效性/合法性不承担任何强制性责任.
若有不妥, 欢迎评注提醒:

或是邮件反馈可也:
askdama@googlegroups.com



蟒营®编程思维提高班 Python版/第14期 正在报名

精品小班/ 永久答疑

扫描报名: 101camp14py

蟒营®式 原创课程

theory101camp_v3

官网: py.101.camp


任何问题可先进入知识星球(免费)咨询:
FAQ

关注公众号, 持续获得相关各种嗯哼:
zoomquiet

...::